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李嘉诚卖掉遭油价重创的能源公司,与加拿大油砂企业抱团取暖

2020年10月27日 10:45

在新冠疫情与油价暴跌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下,李嘉诚决定出售旗下已有80余年历史的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Husky Energy)。赫斯基是李嘉诚家族构筑海外能源版图的起点,曾是最赚钱的“现金奶牛”,但疫情下疲软的需求和全球经济重创石油公司,赫斯基的股价自今年初以来已下跌70%。

当地时间10月25日,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 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以Cenovus Energy Inc.的名义运营,总部仍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包括债务在内,此次收购的总价值为236亿加元。

油价重压之下,Cenovus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年以来其股价跌超60%。该公司在2017年购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油砂资产,背负上沉重债务,这一风险在加拿大重油价格暴跌之际急速放大。

该交易将缔造出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加拿大第二大炼油商。双方表示,这项交易已获得Cenovus和赫斯基能源董事会的一致批准,预计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根据交易规则,赫斯基能源股东将获得0.7845股Cenovus普通股另加可认购0.0651股Cenovus普通股的认股权证,以交换其拥有的每股赫斯基能源普通股。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CK Hutchison Holdings Limited)和李嘉诚的L.F. Investments (Barbados) Ltd.合计持有赫斯基能源公司约70%股份。以此计算,交易完成后,李嘉诚和赫斯基能源的第一大股东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的股份。

两家公司称,合并将产生一系列效应:比如互补业务可产生12亿美元的协同效应,增强现金流,有利保持投资信贷评级;在WTI原油价格达到36美元/桶的情况下,公司预期自由现金流可实现收支平衡,2023年盈亏平衡线可进一步下降到33美元/桶;净债务对调整后EBITDA比率预期在2022年低于两倍等。

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重镇,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已探明储量达1654亿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但是,阿尔伯塔北部出产的油砂与环保人士的关系早已剑拔弩张。此外,在新冠疫情突袭之前,由于长期面临原油出口管道限制,该地区的油砂渐失光芒,当地生产商被迫接受高额折扣。

今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更是进一步凸显了油砂的开采成本劣势。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Wood 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一些项目成本能够维持在20至30美元之间,但其余项目的成本要高得多。相比之下,全球产油成本最低的沙特,桶油成本不到10美元。正因为此,在超低油价风暴中,开采成本较高的油砂、页岩油成为石油企业率先减产的对象。

据李嘉诚基金会资料记载,1970年代,经历了当时的能源危机,李嘉诚意识到能源业务的前景值得看好。1987年初,李嘉诚家族及和黄集团开始购入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的股权,其后由于赫斯基的合作伙伴出现财政困难,李私人大幅增加持股量。2001年时,赫斯基能源为和黄贡献的利润不过9亿港元,到2005年已经升至35亿港元。

另有媒体报道,根据当时加拿大的商务法则,外国人不能购买“财政状况健全”的能源公司。彼时除油价低迷因素带来资金周转困难外,赫斯基并无出现债务危机。李嘉诚家族凭借长子李泽钜于1983年已加入加拿大国籍,绕过上述投资限制。

从赫斯基开始,此后30年间,李嘉诚屡次购入石油资产,且多次在石油暴跌期间抄底。

近几个月,北美油气交易尤为活跃,Cenovus与赫斯基的合并只是其中之一。就在数天前,康菲石油公司同意以97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专注于Permian盆地的钻探公司康乔资源(Concho Resources Inc.),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刘威


相关推荐

帅客上发布的消息怎么看不到呢?

发布后会有审核哦,审核通过就可以看到啦,个人中心页面里有信息状态显示的。

2020年08月31日 10:29

租客惠:入驻外卖平台,真的能获取更多收入?

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本以为疫情之后,会爆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8月11日 11:14

眼见公寓租赁高楼起,眼见它楼塌了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5月11日 11:40